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静雪苑

用健康的心态面对人生,用幸福的旋律谱写生活,用芬芳的气息感受生命

 
 
 

日志

 
 
关于我

余生长于乡野,求知于象牙塔,涉世至今,执着于梦想,追求自由。虽供职体制内,却傲然情怀,居方寸之间,能心态平和怡情自乐。爱好文学,喜好音乐,听一曲悠扬小调,读几卷经世良文,观窗外繁华浮世,写心中万千感概。年纪虽轻“老气横秋”,言语虽薄诚实厚道。爱所爱之人礼待亲友,孝所孝之人敬恃上亲。掩不掉乡文情愫,挥不去童年过往。人到中年,内心平淡了许多,平凡,平淡,平常是自己的人生,平静的生活,敬业的工作,真诚的交友,平实的为人!不苛求轰轰烈烈,一定要问心无愧!

网易考拉推荐

驰骋乡村的文艺轻骑兵  

2007-08-29 10:34: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驰骋乡村的文艺轻骑兵
     ——关于柘城县坠琴剧团闯市场促发展的调查与思考

   柘城县坠琴剧团是在该县原说唱团的基础上创建的。这一从中原戏坛上脱颖而出,具有鲜活生命力和浓郁地方文化特色的小剧团,在多年来全国曲艺、戏剧艺术演出市场严重疲软萎缩,许多文艺演出团体搁浅停演,演艺人员七零八散、各自谋生的困难形势下,凭着顽强不懈的进取精神,精湛不俗的演出质量,聚散灵活的组织方式,独具特色的坠琴连台演出,精精彩彩、红红火火地占领和开拓了农村演出市场,取得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双丰收,走出了一条到农村闯市场、靠服务求生存、靠创新求发展、靠改革求效益的文化产业发展新路子,成为柘城乃至商丘文化产业发展中一大新亮点,被誉为服务乡村、服务农民、服务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轻骑兵”。2004年8月12日,《中国文化报》以“红红火火坠琴剧”为题,对这一独特的“坠琴剧现象”作了专题报道。
                                一
   在艺术形式的创新与探索上并没有捷径可走。但只要执着地追求它,只要是时代需要它,群众喜爱它,这样的创新与探索终会有一个成功的结局。
   团长韩巧莲告诉我们,1978年,为了适应广大农村群众文化生活的需求和农村文化宣传工作的需要,柘城县组建了以刘广会、韩巧莲、徐长峰、叶文进等曲艺名人为骨干,吸收农村20名曲艺人员参加的“曲艺团”(又叫说唱团)。主要为群众表演豫东琴书、河南坠子、大鼓书、山东快书等一些短小精悍的曲艺唱段,是一支活跃在乡村群众中的文艺宣传轻骑兵。
   柘城县说唱团的演员们从组团之初,就有较强的勤谨敬业精神和创新进取意识。1980年,刘广会、马忠臣等人大胆创新,将传统曲目《回龙传》、《五侠剑》改编成连台剧,以河南坠子和豫东琴书的唱腔韵调,用戏剧舞台形式演出,很受群众欢迎。对于这种从豫剧舞台嫁接,从曲艺形式中孕育而生的“混血型”新剧种,剧团对外称为“连台曲艺”,群众则通俗而亲切地叫它是“杂烩汤”或“大杂烩”。
   1998年,我省著名曲艺作家张久来应邀至柘城采访并编写戏剧《黑老吉》时,受柘城县说唱团10多年前连台曲艺剧的启发,将《黑老吉》一剧的唱段全用河南坠子、豫东琴书、河洛大鼓等曲艺唱腔演唱,称名为“曲艺剧”。此剧经省歌舞剧院排演,在河南省第七次戏剧大赛中一炮打响,荣获一等奖。《黑老吉》曲艺演出舞台化的成功尝试,鼓舞和坚定了柘城县说唱团重推“连台曲艺剧”的信心与斗志。

  2002年冬,该县说唱团资深演员徐长峰自掏腰包,投资3万多元,购买了服装、道具、音响等舞台设备,组织20多名曲艺人员,重新排演“连台曲艺剧”。2004年春,该团正式把这种以河南坠子、豫东琴书唱腔为主的戏剧表演样式定名为“坠琴剧”。

  坠琴剧一试演,就在广大乡村群众中引起了强烈反响。两年半来,特别是春、冬两季,天天演出不断。有时一天两场,有时一个台口就演出数月。仅今年上半年,该团就已演出连台坠琴剧180余场,收入10万余元,呈现出一片可喜景象。

  坠琴剧团大部分戏目都按农民需要现编现演,比如说为了宣传计划生育,他们就演《逼子离婚》,故事讲的是一个青年与一女子结婚后生育一女,青年的母亲不满儿媳生女,逼儿子与儿媳离婚,剧情十分感人。柘城县尚寨乡一妇女看后泣不成声,原来她共生下两个女儿,没能生下儿子,剧情使她产生了强烈共鸣。尽管她家中十分艰苦,她还是找到了演妻子角色的演员,硬是塞给演员几个鸡蛋。

  柘城铁关乡一个村,原来村中有人偷鸡摸狗,赌博成性,后村里人找到剧团,要求到村里演出。于是剧团根据村情,编排了几出小戏,劝告村人做文明村民。没想到戏唱完,效果十分明显,小偷小摸的、赌博的明显减少。于是村里形成习惯,每年请剧团到村里唱文明戏。还有婆媳不合、儿子不孝等故事,只要发生在农民中间,剧团立马现编现演,效果十分理想。据该团业务骨干叶文进介绍,他们有剧目100多本,三分之二剧目都是自编自演。农民需要他们,而他们在给农民演出中找到了快乐。

  “带弦大鼓”是柘城县说唱团所独创的又一曲艺样式。该团资深老艺人叶文进,在传统豫东大鼓唱腔的基础上增加了大弦、小弦及扬琴伴奏,创出了“带弦大鼓”这一新的演出形式。这种形式,较之单一的豫东大鼓具有演出阵容大、舞台效果好、节奏感强、分合自如、音乐悦耳动听的显著特色,深受群众喜爱。该团10多年来采用“带弦大鼓”这种曲艺形式演出,曾多次荣获省、市级艺术表演奖项,成为柘城县曲艺改革的又一创新成果。

                                  二

  准确定位乡村市场,扎根农村服务社会,分散聚合灵活多变,演技精湛确保质量,不怕吃苦乐于奉献,这是柘城县坠琴剧团在困境中闯市场、求生存、求发展、立于不败之地的奥妙所在。

  据该团韩巧莲、刘广会、徐长峰等人介绍:在文化体制改革中,柘城县坠琴剧团是与县豫剧团、杂技团同被列为县文化局所属差额补助事业单位,县财政每年仅为该团拨款1万元,实行自负盈亏。为了在财力支持十分有限、戏曲市场严重萎缩疲软的困难形势下,保住剧团大旗不倒班不散,让演职员人人有饭吃,20多年来,他们进行了许多积极有效的探寻与摸索。

  ———面向市场,走产业化发展道路。2003年,坠琴剧团资深演员徐长峰自掏腰包,重新组建“坠琴剧团”始,就决定让剧团走全面推向市场,走产业化发展的道路。剧团内21名正式演员和10余名招聘演员,全部取消固定工资,按演员的演出场次和演出水平分级计发工资。演出形式通常是以家庭式演出为主,其它演员自愿结合,分组下乡演出。把每个员工的利益与全团的利益捆绑在一起,演职人员收入的多少,与整个剧团的经济利益直接挂钩。这种崭新的经济模式,从根本上调动了全体人员的积极性,更利于参与演出市场的竞争,从而使全团形成了团结一心,同舟共济,积极进取,共求发展的良好局面。

  ———面向基层,在农村戏剧市场中争取最高份额。柘城县坠琴剧团如此火爆,而有些专业大剧团则显得较为冷清。究其原因,柘城县文化局局长邵建文的分析给了我们答案:柘城坠琴剧团能深刻理解党的农村政策,常年坚持面向基层,扎根农村,收费合理。他们的演出内容是身边人、身边事,情感真挚,能够看得见摸得着,再加上农民富裕后,要表达心中的感受,首选当然是自己信得过的表演团体。而有些剧团则受惯性思维的影响,到农村演出的大都是阳春白雪、曲高和寡,年复一年,自然也就在农村戏剧市场中日渐萎缩。20多年来,坠琴剧团坚持到农村找市场,寻台口,赶庙会,搞演出,常年活跃在柘城、太康、鹿邑、淮阳、宁陵、睢县、民权、亳州等周围100公里区域内的乡(镇)农村。另外,他们还经常应邀,为本县重大会议、节日庆典及金融、税务、计生、土管、水利等部门、社会团体、工厂企业举办不同形式、不同内容的文艺宣传活动,为群众演出丰富多彩的曲艺、小品。从而保证了剧团演出年年长流水、不断线。

  ———扭住质量下硬功,精益求精上水平。20多年来,该团演职员始终以强烈的事业心、崇高的社会责任感,坚持为群众演好戏,演正戏,推精品,创优品,决不演出低级趣味、庸俗下流、败坏社会主义道德风尚的东西,努力弘扬先进文化,全方位地提升演艺水平,提高演出质量,以一流的表演水平和独具特色的柘城曲艺品牌,来吸引群众,影响群众。

  在演出实践中,他们一是创新推出了独具地方文化特色的“坠琴剧”和“带弦大鼓”,打出了自己的品牌市场;二是在多部连台坠琴剧中,场场结尾留有悬念,常常让观众不听则已,一听就不忍割舍;三是演员队伍精干,表演投入,技艺精湛。

  ———贴近生活和群众,字字句句唱民声。柘城县坠琴剧团之所以能够在广大农村赢得广阔的演出空间,深受广大乡村百姓的喜爱,除了他们唱得好、演得真、雅俗兼得、妙趣横生之外,就是他们的演出贴近群众,贴近生活,贴近农民群众的思想感情,紧扣时代发展的脉搏。

  ———分散聚合皆灵便,团结协作讲奉献。柘城县坠琴剧团内部采取分散管理与集中管理相结合,队伍能大能小,演员们随演出市场的变化能分能合,能聚能散。有连台大戏则合成一体,联手演出舞台大戏坠琴剧,无大戏演出任务时,则分为四五个小组,自寻市场,自找台口,下乡串村,演唱曲艺,开展送戏下乡活动。

  柘城县坠琴剧团的演职员们还有一个难能可贵、令人称道的地方,就是他们在演出和生存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从领导到演员都始终发扬了团结协作、不怕吃苦、乐于奉献的集体主义精神和诚信敬业、文明热情的高尚艺德。团里的大小领导,每人都要带头演出,没有一个当“甩手掌柜”、“吃闲饭”的。负责联系台口的同志,经常顶风雨冒严寒,在太康、淮阳、鹿邑、商丘、民权一带四处联系各地庙会会首,热情推介坠琴剧种和演出剧目。

  ———“降低门槛”收费少,以“少”胜“多”策略高。柘城县坠琴剧团针对农村经济还比较落后,农民生活不够富裕,文化消费水平比较低下,拿不出高昂的戏价听大戏的市场状况,立足于“低价格收费,高质量服务,让农民听好戏,与农民共欢乐”的发展思路,采取以“少”胜“多”、“薄利多销”的经营策略,开拓和占领农村演出市场。该团每场收费只有500元左右,春节庙会演出市场旺季期间每场1200元———1500元(管吃饭者每天700元),分组下乡演出曲艺的收费更低,每场收费仅有120元—240元。

  柘城县坠琴剧团靠着顽强执着的扎根农村、创新改革、服务社会之路,拓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生存发展空间。团长韩巧莲告诉我们,坠琴剧团建团以来,已经演出700多场,每场收入500元左右,总收入达35万余元。该团不仅保证了演员人人有饭吃,工资收入最高者每月可达1300元—1500元,而且还能从剧团收入中抽取25%,每年投入2万元—3万元,用于置办乐器、戏装和道具。如今,该团的固定资产已达到10万多元,成为一支颇具发展活力的县级文化团体。

                            三

  柘城县坠琴剧团依靠本地文化特色,坚定不移地走戏曲艺术创新之路,走扎根农村求生存、服务群众求发展之路,为我们文化产业改革发展带来了希望,也给我们带来了几点启示。

  柘城县坠琴剧团的创新实践告诉我们:艺术要走创新之路,创新才有活力,创新才有发展。戏曲舞台总要随着时代的发展而不断推陈出新,不断发明创造,不断为人民群众提供新鲜的、活泼的艺术样式,不断增强戏曲舞台的吸引力和影响力。尽管“坠琴剧”这一新兴剧种还没有得到专家和社会的广泛认可,但它一问世,就点亮了豫东农村一方舞台,为柘城县说唱团的生存发展辟出了一条新途径。对此,我们应对这一新事物给予应有的关注和支持。因为,任何一种新生成的艺术样式,都需要人们良好的文化心理环境接受它,需要在现实的艺术变革的沃土中繁衍它,在社会与群众的品评中验证它。社会是不能停滞的,思想是不能封闭的,艺术更不是能拘守不变的。传统需要继承,更需要光大,需要发展和创新。用曲艺形式也同样应该能够“化蛹成蝶”,“羽化成仙”,成为一种独立于曲艺形式之外新的坠琴剧。我们有理由相信:生活是艺术发展的源泉,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惟一标准。柘城县坠琴剧团对曲艺的形式大胆创新改造,推出“坠琴剧”和“带弦大鼓”,这一创新是成功的,路子是对的。

  柘城县坠琴剧团坚持走自力更生、自谋生路、自我完善、自我发展的路子告诉我们:观念决定思路,思路决定出路,出路决定前途,前途决定命运。文化产业要发展,就必须首先打开思想的窗户,开拓艺术的视野;就必须大胆解放思想,转变思想观念,彻底从“等靠要”的思维中走出来,树立迎难而上的信心和勇气。许多人一提发展文化产业,总爱强调这困难那困难,提这条件那条件,向上级要资金,要扶持,要政策,畏首畏尾,胆胆怯怯,工作没信心,行动没勇气,做事没办法。我们应当像柘城县坠琴剧团那样,敢于正视现实,善于把握机遇,勇于开拓前进,精于研究艺术,长于在农村演出市场中左右逢源,走出一条自我发展的路子来。就像该团团长韩巧莲同志所说的那样,“只有靠自己才会有生路,只有不停地演出才能有市场、有门路、有希望!”

  柘城县坠琴剧团面向农村闯市场,扎根农村求发展的成功实践启示我们:市场决定资源的流向,定位决定产业的成败。如果说市场是条大河,文化产业是只小舟,那么,找不准市场就找不准文化前进的方向,发展就没有动力。我市是一个农业大市,广大的文化消费群在农村,市场发展空间在农村,文化根基在农村。我们只有像柘城县坠琴剧团那样,把市场准确定位在农村,把文化之根深植于乡村沃土,把发展舞台搭在千家万户,满腔热情地参与农村市场,千方百计地适应农村市场,在为农民为农村为基层服务的过程中求得生存和发展。就像他们自己所说的:“老百姓买账才有我们的饭碗!”

  柘城县坠琴剧团不懈进取抓质量,不断推出新作品、提升新水平的执着精神还启示我们:一个文化团体要生存,一种文化产业要发展,必须牢固树立质量意识,增强品牌意识,着力打造自己的文化特色,树立自己的文化品牌。以独特的艺术形式和艺术视角,以多层次、多角度、全方位的艺术服务,以全新的理念、全新的作品、全新的品位、全新的口味,来反映民意,讴歌时代。只有这样,才能让市场接受,让群众喜爱,让艺术繁荣,让产业发展,让艺术的生命之树常青。

  柘城县坠琴剧团灵活多变的组织方式和团结一致的协作精神还提醒我们:任何一个文化团体、文艺组织都不能拘守于一个呆板的管理模式,要像柘城县坠琴剧团那样,因地制宜,因事施策,因时而动,因机而变,能分能合,能大能小。统则团结协作,步调一致,分则各自为战,各显神通。只有这样,我们的文化产业才不至于在文化市场的千变万化中迷失方向,乱了阵脚。

  柘城县坠琴剧团“低门槛收费,高质量服务”的经营方式,更告诉我们:发展文化产业,办好一个团体,还需要科学分析消费市场,正确区分市场层次,准确定位服务价格。目前,我们的经济还比较落后,农民群众的收入水平、生活水平和文化消费水平还比较低,农民群众对每场动辄几千元的演出收费望而却步,望洋兴叹。所以,每个文化产业的经营者,千万不要急功近利,贪多贪吃,把“胃口”吊得太大。而应该摆正“小吃一口”与“多吃一口”的关系,立足实际,着眼长远,缩小利润空间,拓大市场发展空间,这才是文化产业不断取得繁荣与发展的制胜法宝所在。(作者:侯公涛 郝传信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